Sunday, December 27, 2009

A tragedy !

工程師控訴私人醫院疏忽‧中秋節催生羊胎水入肺‧“害死我妻兒”

  • 陳通煌原本佈置給初生嬰兒的房間。(圖:光明日報)

1 of 2

(檳城‧大山腳)中秋節是人月兩團圓的好日子,37歲的陳通煌與太太興致勃勃的選擇這一天催生產子,要為一家人訂下一個最美麗的紀念日,可是他卻迎來了一生難忘的“妻兒倆皆失”悲劇。月圓那一天,他太太被推入產房後,就再也不起身了,連孩子也跟著走了。

擔任工程師的陳通煌因此痛訴,檳城一家私人醫院沒有提供周全的醫療服務,導致他的太太死在產房中,而初生嬰兒也因為曾缺氧心跳停止跳動,在出世2天後夭折。

37歲的陳通煌與任會計師的太太陳寶碹(34歲)在去年11月結婚後不久,太太便懷孕,兩人擇日在今年10月3日中秋節迎接首胎嬰兒出世,豈料產房內出現的狀況,讓他痛失兩名至親。

“院方較後對我說,我太太是死於羊胎水入肺,一種非常罕見的狀況。”

陳通煌今日(週二,12月22日)在章瑛國會議員安排的記者會上披露,太太的預產期是在今年9月28日,28日當天他們去了檳城一家私人醫院做檢查,醫生表明他的太太沒有自然生產的跡象,便替太太做了心電圖檢查,母子一切正常,還指太太可以擇日催生及詢問他們想在何時生子。

“當時,醫生並沒有說可以立即進行催生,我們便特地選在10月3日中秋節當天生產,因寓意人月兩團圓。”

測胎兒心跳不對勁

他指出,到了生產日當天下午4時,他陪太太到私人醫院後進行登記後,5時便回家收集生活用品。晚上10時,他帶著岳母和小姨子回到私人醫院,到達五樓病房時,被一名護士告知太太準備生產了。

他說,他們急忙趕到2樓的產房,但他是唯一一個獲得進入產房的家人,岳母及小姨子則在外守候。

“我看到產房裡只有一名護士在照顧我太太,我太太在床上痛苦掙扎,護士教我可通過換氣口罩(ventimask)提供氧氣給我太太,然後便留下我們獨自離開了。”

“護士並沒有在場鼓勵或是指導我的太太,反而是在忙著處理其他的工作,讓我大感無奈。我發現太太在咬自己的嘴唇至流血時,我立即詢問護士該如何預防,她的回答只是要我告訴太太不要咬她的嘴巴。”

陳通煌披露,2小時後即晚上10時30分,負責生產的Y醫生才抵達,對方馬上注意到檢測胎兒的心臟跳動有些不對勁,立即叫他到外守候。大約10至15分鐘,他看到醫生抱著他的新生寶寶沖到對面的房間,護士緊隨在後。

“他們在忙著看護我的新生嬰兒,我覺得幫不上忙,就去看太太,發現太太獨自一個人留在那邊。超過了10分鐘,我依然不見醫生回來,太太也已經汗流浹背了,在睜開眼睛看我一眼後,便閉上眼睛休息。”

忙顧嬰兒不理產婦

“不久後我聽到滴答滴答的聲音傳來,覺得好奇,便四處搜索,才驚覺太太的陰道出血了!我急忙跑到對面房去,請Y醫生替我太太做檢查,醫生回到產房後便開始為我太太善後,約10分鐘,醫生便叫我到外等候,她為太太進行縫合陰道。”

他披露,守候在外的時候,他還可以聽到太太與醫生在交談,突然,他聽到醫生大喊太太的名字,寶碹,寶碹!然後緊急燈就亮起了。

“當時我覺得非常的恐慌,完全不懂發生了甚麼事情,只見到來了一群人,推了各種不同的儀器,現場非常的混亂,還有一些人要填寫表格,但是卻也不懂該如何填寫,現場的狀況真的是很亂。”

“我和岳母及小姨子等了1個半小時後,醫生出來告訴我,我太太已經去世了。”這晴天霹靂的消息,猶如把他打入地獄。

護士沒發覺胎兒心跳異狀

陳通煌指出,孩子陳宗翔出世後,醫生透過檢測胎兒的心跳表發現孩子心跳出現困難,令他不滿的是守護在產房2個小時的護士竟然沒有發覺胎兒的心跳有狀況。

“醫生也無法解釋,胎兒的心跳為甚麼出現困難。在這個危機的狀況下,我的孩子竟然是由婦產科醫生搶救,竟不是兒科醫生,而且當時也沒有兒科醫生到場。”

陳通煌指出,孩子出生後立即被搶救,是由注射多劑量腎上素復蘇,20分鐘後醫生發現孩子的第一個心跳,半小時後,就把孩子送入新生兒重症監護病房。

“在10月3日,我的孩子依然沒有任何的自發呼吸,而有關醫生表示可能是寶寶心跳曾經停止20分鐘以上,而有可能導致腦損傷,而我也和醫生討論後,決定要進行大腦活動測試。”

“在10月4日進行的腦電圖,有駐院的神經科醫生主治,而他們並沒有記錄到我的孩子大腦有任何的活動,基於大腦活動的結果,X醫生問我是否要放棄孩子,我的向她表明,先處理太太的身後事,才做決定。”

“在10月5日的凌晨5時25分,我收到來自醫院的電話,孩子的心跳突然不均衡,要我馬上到醫院去,但在5時40分時,再次接到醫院的電話,孩子的心跳已經在凌晨5時40分時停止跳動了。”

“在凌晨6時30分時,我趕到醫院見孩子的最後一面,便和醫生做討論,在下午再回到醫院領回寶寶,然後準備太太的葬禮。”

產婦來不及見兒就走了

死者陳寶碹生前花費千多令吉,為新生兒購買玩具、嬰兒用品、衣服等,還細心佈置了一個房間給寶寶,希望孩子一出世後,可以在優質的環境中得到細心照顧。

陳寶碹也為新生兒的未來作好準備,除了計劃投保外,也為其購買信托基金,以提供更好教育給孩子。

死者母親方賽娥在受訪時說,她女兒很期待孩子的誕生,每天蒐找婦科資料,還購買書刊參閱,吃完飯後就坐在沙發上,一邊讀,一邊播放兒歌,以期讓胎內的寶寶吸取啟蒙知識。

“只可惜女兒來不及看孩子一眼就死去,我痛心難過,對院方的失責感到很氣憤。”

方賽娥說,女兒在家中排行最大,下有弟妹,是一個很顧家和孝順父母的孩子,她的生活也是全靠這位女兒。她稱,死者弟弟在吉隆坡讀書,妹妹剛在今年出嫁,死者與弟妹的感情很好,手足情深。

收拾寶寶房火化玩具

說到這裡,方賽娥聲音開始沙啞,眼眶含淚,她說,女兒曾計劃在生產後,帶她到中國和香港旅行。“我們還打算孫子出世後,由我看顧孩子,女兒擔心天氣熱,特在寶寶房間裝冷氣。”

如今,女兒和外孫都不幸去世,方賽娥與女婿每當走到寶寶的房間時,都會不禁流淚,所以幾天後,他們決定把嬰兒用品及睡床收拾起來,玩具則在火化時,一同燒了。

“院方應該給我們一個公平交代,不能讓我的女兒白白喪命啊。”

妻子賢淑能幹

死者的丈夫陳通煌說,妻子是一個賢妻良母,生前很喜歡小孩,兩人也沒有刻意要生男或生女,一切順其自然。

他稱,妻子是一名會計師,做任何事都很有規劃,所以他很放心把家內的事務,全交給妻子打理。

他指出,他和妻子是在去年11月23日結婚,妻子懷孕後很細心照顧自己,而且還買了很多書籍回來參考。

“我和妻子也曾到過私人醫院參加產後課程,當時她很興奮,不斷向醫生提問。”

他說,妻子生前很孝順父母,他們在峇眼達浪再也購買新屋後,便要求母親同住。

產婦羊水入肺
醫院否認疏忽

面對陳通煌的控訴,有關私人醫院鄭重否認人為疏忽的說法。此院負責人澄清,產婦陳寶(石宣)是死於羊水栓塞(Amniotic Fluid Embolism)症狀。

這名不願具名的醫院主管告訴《光明日報》記者,根據報告,女死者是因羊水入肺,死於羊水栓塞症。

“這是產婦分娩期間罕見的併發症(rare complication),並且是不可預測的情況。”

她指出,有關症狀的死亡率也相當高。

她還說,檳城醫院的法醫也已證實了死者的死因。

4點指醫院疏忽

陳通煌直斥私人醫院的疏忽,導致太太在產房中去世,而孩子在生產過程中曾一度沒了心跳,出世後,醫生立即搶救孩子,20分鐘後在發現孩子的第一個心跳,較後孩子被轉入加護病房。2天後,他卻收到院方的來電通知,孩子心跳不均衡,不幸夭折了。

他提出4點不滿,即當天主治護士沒有留意和照料到妻子和留意胎兒的心跳,相反是忙著其他的工作;其次是在醫生還未來到之前,護士沒有對妻子作出適當的指導,也沒有足夠的經驗處理緊急狀況;三院方把剛生產的太太獨子留在產房超過10分鐘,四在關鍵時刻,並沒有作出妥當的安排,也沒有安排兒科醫生在等待候命。

陳通煌不滿該家私人醫院對妻子的治療和所提供的服務,作為一個自稱是全球治療中心,該醫院的工作人員,設備及服務竟是如此令人失望。

羊胎水入肺乃罕見狀況

在處理太太和孩子的身後事後,他對於醫院提供的服務非常的不滿,也向大山腳國會議員章瑛投訴,並在章瑛的助理陪同下,到醫院瞭解導致太太的死因,而有關醫生給的答案是太太因為羊胎水進肺而死。

陳通煌也詢問過其他專業醫生,也都表示,一般上如果羊胎水入肺,產婦一定都會喪命。但會遇上如此的症狀都是生了4胎或5胎以上的產婦及高齡產婦,是非常罕見的狀況,在2萬個人裡面只有1個產婦會遇到這樣的狀況。

章瑛:醫療過程不能馬虎

大山腳國會議員章瑛表示,死者母親只有2個女兒,而且他們是來自單親家庭,現在女兒突如其來的離世,讓她傷心不已。無論是私人或政府醫院,都需要給予嚴肅的對待每個生產或是手術過程,不可以馬虎每個步驟。

她透露,醫院方面的人手也必須充足,而且必須具有專業的經驗去面對突發狀況,以減低產婦在生產時面對感染或是突發狀況。

她指出,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表,在每個國家的10萬個產婦中,大馬就有41名在生產時去世、新加坡人15名、澳洲有6名、愛爾蘭有4名、泰國有44名、菲律賓有200人和印尼有230人。

“比起鄰近國家,大馬在生產中去世的比例也是蠻高的,如果要成為先進國家,大馬的醫療設備需要獲得提昇。”

章瑛呼吁婦女在懷孕期間,需要學習及增加本身懷孕的知識,而在發生突發時,才能冷靜的面對和作出決定,由於現今科技發達,要瞭解懷孕過程的知識非常容易,只需要上網查詢即可獲得許多資訊。

4 comments:

Dr. Jason Ong said...

My deepest condolence to the deceased family.

As a learning lesson, I hope all of you could understand the risk and danger of induction of labour(催生產子).

Dr. Jason Ong said...

"章瑛呼吁婦女在懷孕期間,需要學習及增加本身懷孕的知識,而在發生突發時,才能冷靜的面對和作出決定,由於現今科技發達,要瞭解懷孕過程的知識非常容易,只需要上網查詢即可獲得許多資訊。"

My respect to her !

It is the main reason for this blog to exist.

夏娃 said...

Dr Jason,
I undergone an elective c-sect on 16 December and discharged on 18 December. I was able to walk ont he 2nd day after the hospital taken off the urine tube and drip. My stitches was taken off on 22 December and everything was fine,wound was healed nicely. The next day I find unusual discharge in yellowish liquid and gynae confirmed is serous. I am now having additional 2inch hole on top of the c-sect wound that to stuff in Kaltostat. I'm under antibiotic and pain killer as swelling found around my stitches. Need your second opinion on the cause and solutions of this complications.Thanks.

Dr. Jason Ong said...

Hi, 夏娃

It is very unfortunate your operation site was infected by bacteria.
As a result, the surrounding area was swollen, reddish and painful with yellowish discharge.

You need to see your doctor for dressing everyday. Antibiotic is helpful in this situation.